林筱烝,新加坡点点客董事长。

10年前,她开始创业,带着中国市长班前往新加坡学习城市规划,10年后,她带着新加坡的企业家、政府机关人员,来中国学习移动互联网。

2017年10月起,林筱烝带着第一期“新加坡微信及移动互联网上海游学浸濡团”来到上海并参访点点客,学习第一线的移动互联网实战知识,并体验移动支付与移动电商所带来的消费升级,到2018年12月,已至第十期。

从两月一期到一月两期,游学间隔在缩短,人数却在增加,这背后,是两个国家的互联网技术与应用的缩影,更是全球化背景下,新技术在全球范围内快速流通的写照。

距离,正在缩短

记者:为什么会想到组织新加坡企业家来上海游学?

林筱烝:新加坡要和中国缩短移动电商以及移动支付的距离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新加坡政府加大了推动力度,让更多新加坡企业家和新加坡人从了解微信再到体验中国的移动支付。我们是唯一一个得到了四个政府部门支持的微信营销项目,我们与这四个政府部门合作超过了3年,为参与游学的企业家们争取到了70%的政府津贴。

我们每期会带30-50位的新加坡企业家、政府人员来上海进行5天4晚的游学,包括参访点点客上海总公司。点点客是移动营销领域的上市公司,有200万商户、几千万推客、分销商、2亿消费者,一年平台上产生的交易额超过百亿。我们带领新加坡的企业家来参访点点客,了解这么一家企业是怎么推动中国移动营销进步的,是非常有价值的。

记者:在新加坡,微信和移动支付的普及程度是怎样的?

林筱烝:微信在新加坡的普及率达到了90%,这是腾讯官方的数据。新加坡也有二维码支付,但是没有中国那么方便,所以说还是有距离。但是比起第一期游学时(去年10月),现在新加坡的数字化发展的脚步真的加快了很多,可以说,我们的游学项目见证了新加坡快速追赶的一年。

浸濡,而不是走马观花

记者:这些新加坡企业家们在游学中的感受与反馈如何?

林筱烝:我们的游学叫做“微信及移动互联网游学浸濡团”,“浸濡”这个词就是“潜移默化地体验”的意思,不单单是教授理论知识。新加坡的企业家们来上海后都觉得开阔了眼界,因为这些亲身体验而来的知识在新加坡是学不到的。

实际上,微信已经成为了中国人民的一种生活方式,这种渗透是全方面的。微信里包含了衣食住行,可以打车、叫外卖、购物。比如我们让他们体验微信下单点外卖,第十期游学里我们点了网红的喜茶,下单成功后,很快就送到了酒店,这种体验目前在新加坡是无法实现的。但同时是可复制的。这些新加坡的企业家体验了移动营销的便利后,就可以将这种方法复制到新加坡,他在上海体验过移动支付的便捷,在新加坡看到微信支付时,也会去体验。这样的浸濡的环境,是只有亲身来到上海游学才能够感受到。

记者:你觉得新加坡企业家们在上海游学中学到的东西,应该怎么带到新加坡去落地?

林筱烝:根据新加坡国情和企业的现状来做结合与应用,我们新加坡点点客也在帮助新加坡每一个中小企业开通微信公众账号,绑定点点客的移动电商软件,来提高他们微信营销的能力。我们现在在新加坡已经有了1000多家开通了点点客产品的企业用户。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些企业家确实需要了解中国发展到什么程度,他们才知道方向在哪里,才有动力和信心去迎头赶上,既有危机感也有压力。但是因为他们学得很快,也可能会超越。

十年前,十年后

记者:现在游学已经到第十期了,现在期数好像变得越来越密集?

林筱烝:对。因为刚开始时,像去年年底,有一部分人连微信都还没下载,但是通过新加坡政府的大力推广,以及新加坡这一年来移动营销环境的快速发展,包括游学有70%以上的政府津贴,他们学习的兴趣、机会都增加了。我们相应增加了游学的期数、课程内容,每一期也都增加了学员名额,但还是供不应求。

我们新加坡点点客相当于是中间人,在三个方面搭建桥梁:我们与很多新加坡企业家有沟通,知道他们需要什么,可以根据新加坡人的需求量身定做课程;我们和新加坡政府部门有3年多的合作,可以获得政府的支持与补助,帮助这个项目更好地落地;我们与点点客是有共同基因的企业,基于点点客在移动社交领域取得的技术成果与庞大的商户量、交易量,可以最全面地展现中国的移动互联网进化趋势。我们既知道新加坡的需求又知道中国的趋势,那我们就在中间做一个整合。

我本身是上海人,十多年前去新加坡读硕士,当时新加坡是物流行业的先锋,港口吞吐量排名前三位,我就是去学习这方面的。十年前我开始创业,带领中国的市长班,去南洋理工大学学习新加坡的城市规划。

十年后的今天,反过来,我们带领新加坡企业家、政府部门、新加坡人来到中国学习移动互联网。

我们很骄傲,因为十年前是我们带过去,现在十年后是他们过来学。在不远的将来,两国之间会有更多值得相互学习的地方。

首页体育